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

2020年國際形勢展望

2020-01-20 14:20
來源:《時事資料手冊》

作者:陳向陽(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世界政治所執行所長、研究員、博導)

? ? ? ? ? 王磊(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世界政治所助理研究員)

2020年“百年未有之大變局”加速演進,地緣重心東升西降、國際格局南升北降大勢不改,大國競爭復雜激烈,地區熱點亂變交織,世界迎來充滿變數、機遇挑戰并存的21世紀20年代。同時,2020年是中國實現第一個百年目標的沖刺年,中國內外兼修、穩健前行,將為多事之秋的世界注入更多正能量。

一、歐美大國乏術失策彰顯制度困境

資本主義全球化既造福了全球,帶來人類經濟福利普遍的“水漲船高”,也撕裂了世界,造成貧富階層的更大分化,激發歐美民粹主義反建制的澎湃浪潮。

一是歐洲大國“衰老”之困難解。歐盟的整合發展傳統上靠“三駕馬車”拉動,但現在英國已經“脫韁”,剩下的法國、德國力不從心。英國確定于2020年1月31日正式“脫歐”,這對全球政經格局產生深刻影響。英國“脫歐”后,對外與歐盟、美國等全球主要經濟體將重新確定未來關系。法國社會福利體系改革積弊難除,“黃衫”抗議、罷工運動風起云涌,馬克龍驚呼“西方統治全球的時代一去不復返”。德國經濟疲軟,政治上又有民粹政黨崛起,默克爾執政基礎大為松動,能完成任期至2021年已屬不易。

二是美國大選折射政治極化之困加劇。2020年是舉世關注的美國大選年,民主、共和兩黨既要競逐總統,又要舉行國會換屆選舉,“驢象之爭”激戰正酣。兩黨當前彼此在一系列重大內政問題上壁壘分明、妥協合作空間縮小,2019年12月,民主黨控制下的眾議院表決通過兩項針對總統特朗普的彈劾條款。“贏者通吃”的選舉制度進一步助長了政治極化,盡管多項全國民調顯示民主黨暫時領先,但美國總統并非普選產生,選舉人團定勝負的機制,意味著少數搖擺州的選票最為關鍵,誰能笑到最后只有到11月才能知曉。

2020年1月15日,在美國華盛頓,眾議院議長、民主黨人佩洛西在彈劾條款文件上簽字。美國國會眾議院1月15日通過決議,任命并授權7名民主黨聯邦眾議員作為負責總統特朗普彈劾即起訴的“管理人”,并將彈劾條款文件呈交參議院。

二、大國戰略競爭恐將升級

2020年大國競爭作為國際政治的主基調將更加凸顯,中、美、俄、歐四大力量折沖樽俎,大國關系加速分化調整。

一是美國唯我獨尊加劇大國競爭。面對多極化加速發展,美國的霸權危機感加深,其戰略調整聚焦大國競爭,強調以“美國優先”重塑國際秩序與大國格局。美歐裂痕或持續擴大,歐洲面對特朗普的“倒行逆施”已著手增強戰略自主,美歐在維護全球自由貿易、應對氣候變化與解決伊核、敘利亞等諸多問題上分歧凸顯,圍繞農產品、“歐盟補貼空客”等經貿摩擦持續發酵。美俄關系持續在低位徘徊,雙方在伊朗、敘利亞、烏克蘭、核軍控、北約東擴等問題上針鋒相對,美國對俄制裁不斷升級,彼此矛盾和戰略競爭進一步加劇。

二是大國軍事競爭失衡風險明顯加大。美國2020財年國防預算高達7380億美元,新“國防授權法”同意特朗普提出的組建太空軍作為美軍第六大軍種,日本也宣布將于2020年建立首個太空部隊“宇宙作戰隊”,全面加強與美“太空合作”,太空軍事化問題更加嚴重。美、俄相繼退出《中導條約》,拋棄傳統軍控框架,嚴重沖擊全球戰略穩定。此外,信息與網絡、深海與極地等領域,日益成為大國角力的新抓手和新戰場。

三是中美戰略競爭仍將激烈。中美競爭漸成大國博弈的主線,美國已將中國看成其面臨的“首要挑戰”,不斷炒作中國是國際秩序的“修正者和挑戰者”,渲染制造中國“軍事擴張論”“政治滲透論”等各種奇談怪論。近期中美經過艱難談判,達成第一階段經貿協議并正式簽署,但不排除出現特朗普再度反復的復雜局面。說到底,美國防范、壓制中國擴大影響力的方針未變,中美深層次的戰略分歧與對抗仍在,未來一段時期兩國圍繞經貿科技爭端、網絡空間博弈,以及臺灣、南海、新疆等問題的較量還會繼續。

三、地區熱點博弈復雜激烈

全球地緣沖突熱點不斷,多股力量、多重風險競相發展,2020年的世界仍不太平。

一是中國周邊安全變數增多。其一,半島不確定性增大。美朝核心分歧依舊。朝鮮要求美方在2019年底前拿出符合雙方共同利益的建設性方案,但沒有得到美方積極回應。近期朝鮮接連恢復重大武器試驗,朝鮮表態將“擁有新的戰略武器”;特朗普一面強調與金正恩私交仍好,相信其“會信守無核化承諾”,一面又再度提及對朝動武可能性,威逼之勢明顯,2020年美朝關系轉圜空間減小,重回緊張舊態。其二,南海博弈激烈。美國“常態化”巡航南海,并強化海空軍投入,推進海警、陸戰隊等介入南海,煽動地區國家與中國海上對峙,企圖持續“攪渾”南海。其三,多國政局不穩。2020年緬甸將舉行大選,美國公開支持“民運勢力”推動修憲,宣布制裁緬甸軍方,國內穩定堪憂;馬來西亞各黨爭斗激烈,圍繞“總理接班人”問題各方相持不下。南亞地區,印度總理莫迪修改公民身份法案,允許從周邊國家逃入印度的多種宗教少數群體有條件加入印籍,但將穆斯林排除在外,旋即引爆全國騷亂。其四,印巴對抗升溫。印巴在克什米爾實控線的武裝對峙嚴重,軍事沖突接連不斷,致使地區陷入緊張螺旋升級的高危期。

二是中東域內外各方勢力斗爭升級。其一,美國和伊朗對抗加劇。新年伊始,美軍襲殺伊朗軍隊高級指揮官蘇萊曼尼,伊朗誓言“嚴厲報復”并中止履行“伊核協議”,中東形勢驟然升級。其二,圍繞敘利亞戰后安排各方博弈激烈。敘內戰漸近尾聲,西北部伊德利卜省戰事牽動各方神經,俄羅斯、土耳其、伊朗三方多次協調立場,尋求鞏固擴大自身安全利益,美歐反應明顯乏力,凸顯“俄進美退”之勢;同時,土耳其越境打擊敘利亞庫爾德武裝,令美土關系漸行漸遠,俄土關系進一步走近。其三,域內傳統矛盾復雜難解。以色列挾美自重,與伊朗強硬對抗,近期伊朗更以反美為由將以色列作為“復仇目標”;沙特與伊朗教派矛盾深厚,也門“代理人戰爭”仍未平息;巴以爭端難解,雙方矛盾根深蒂固,暴力沖突時有發生。

2020年1月7日,在伊朗德黑蘭,議員在議會高喊口號。伊朗議會當天投票通過一項緊急動議,決定將美軍、美國國防部列為“恐怖組織”,將美國國防部所有人員、下屬機構以及策劃、實施殺害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下屬“圣城旅”指揮官蘇萊曼尼的美軍指揮官列入黑名單。

三是非洲、拉美多國政局暗流涌動。非洲政治穩定備受考驗。埃及、阿爾及利亞、蘇丹等北非國家動蕩不已,撒哈拉以南非洲多國“老人”長期當政招致民怨,社會抗議時有發生,埃塞俄比亞、幾內亞等國大選在即,國內各派別爭斗激烈。拉美進入多事之季。多國局勢生變,并呈相互傳染激蕩與蔓延之勢,秘魯憲政危機發酵,委內瑞拉馬杜羅總統與反對派相持不下,智利、厄瓜多爾、玻利維亞等多國民眾抗議浪潮洶涌。

四、全球治理困境凸顯

美國單邊主義及其“退群、毀約”有增無減,2020年氣候變化等全球性挑戰更顯緊迫,全球治理赤字增大,聯合國等多邊機制備受掣肘。

一是全球應對氣候變化進程滯后。馬德里氣候大會成果有限,在核心議題即《巴黎協定》第六條市場機制問題上未有進展,在融資等敏感議題上也未達成共識。與此同時,各方博弈仍將繼續:歐盟爭奪氣候變化議程領導權,提出2050年前成為全球首個“碳中和”大洲的雄心計劃。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圍繞碳交易和“氣候支持基金”問題討價還價激烈。多家科學機構預測,2020年全球將變得“更熱”,極端天氣和自然災害仍將多發。

二是非傳統安全挑戰有增無減。國際反恐斗爭更趨復雜,恐怖主義流毒遠未肅清。一方面,美聚焦大國戰略競爭,縮減反恐資源投入,連續拋棄反恐盟友,沖擊國際反恐合作大局;另一方面,地區沖突和民族宗教矛盾互相作用,致使中亞、南亞和東南亞反恐形勢嚴峻。此外,網絡空間安全風險堪憂,基因編輯技術濫用與失控危險增大,數字貨幣將挑戰各國主權貨幣。

三是聯合國前路多崎嶇。2020年是聯合國成立75周年,值此之際多方圍繞安理會改革等再度角力,日、德、印、巴“爭常四國”及非盟心有不甘,力爭實現安理會“擴容”。同時,以聯合國為代表的多邊主義遭遇美國單邊主義逆流,全球治理供求缺口增大,聯合國深陷財政危機,美國作為最大出資國持續以削減和拖欠會費手段對其施壓促變,聯合國面臨被邊緣化、政治化和工具化等多重挑戰。

五、中國擔當值得期待

面對全球化受挫、民粹思潮加重、大國競爭加劇的復雜國際形勢,中國遵循習近平外交思想指引,不斷開創中國特色大國外交新局面。總體看,中國對外工作面臨諸多有利條件。

首先,中國經濟雖然面臨內外各種挑戰,進入“新常態”,但仍有望繼續保持6%左右的中高速增長,這在世界主要大國中仍然領先。而且,中國市場對國際資本的吸引力不斷加強,中國已成為世界很多國家的主要貿易伙伴乃至最大貿易伙伴,是周邊國家最重要的出口市場,握有較大的主動權和戰略回旋空間。

其次,特朗普搞“美國優先”不得人心,而中國堅持維護國際秩序,高舉多邊主義旗幟,為完善全球治理貢獻新方案,為實現共同發展提供新動能,持續給世界注入確定性、穩定性、安全性,中國的國際影響力不斷上升。

2020年中國將徹底消除絕對貧困,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第一個百年目標。中國外交也將乘風破浪、繼往開來,既為國內和民族擔當,也為國際和人類盡責,持續以“中國之治”紓解“世界之困”。


責任編輯:常琳

熱門推薦

新股票发行